《鬼童》

類型:索馬里劇 地區:尼加拉瓜劇 時間:(2013)

《鬼童》劇情介紹

詳情
患者送來劍協醫院,吳冕沒有動手,全程站在一邊看高柏祥指揮搶救。

只是心梗而已,以劍協醫院的硬件、軟件條件,只要進了醫院問題就不大。即便是來到醫院就呼吸循環驟停,吳冕也有信心搶救回來。

吳冕心里有數,他需要知道的是急診急救條件下醫生、護士之間配合的默契度。

通過觀察,吳冕很欣慰 ,整個過程堪稱完美。

患者最短時間內做了對癥處置,有專門的醫生和患者家屬交代病情 ,而患者則直接推進介入導管室。

全程觀看急診急救,哪怕是吳冕都找不出來多少問題。

要是國內醫療全都能達到這個水平就好了,吳冕笑呵呵的想到 。不過也只是想想而已,劍協醫院砸進去多少錢吳冕心里有數。

知道要考試,平時一聽考試就抱怨的護士們只要有時間就抱著書看,沒事寧肯晚下班也要留下來溫習一遍急診急救。

所以配合起來才會如此默契,一般醫院根本無法做到。

別說是國內醫院,即便是麻省總醫院,也很難找出來這么多年輕 、高素質的護士。

這批護士基本都是本科畢業,在醫大幾家附屬醫院打熬了三四年,正是臨床經驗與身體素質綜合水平巔峰時期。加上來到劍協醫院后活不是很多,最近才開始忙起來 ,有大把時間看書。

理論聯系實際,再回到理論,重新淬火還有大把人民幣揣在兜里,哪有不精干的道理。

要是這都不行,醫院還是解散了的好 。

吳冕笑吟吟的背著手走出住院部 ,準備回去繼續磨自己的科研。還要等個把月和蘭科、東軟、通用醫療合資的廠區、實驗室建好,才能開始下一次的試驗。

想起廠房 ,吳冕忽然想到鄧明。

鄧區長現在應該放心了吧,一批廠房徹夜無眠的修建,這在東北是極為罕見的。

遠遠看去,一棟高樓已經要封頂,那是未來的醫大五院住院部。再遠處,是各個廠區。
吳冕背著手 ,心里琢磨著事兒,緩緩走向辦公室。

“哥哥,急診患者怎么樣?”楚知希正坐在吳冕的辦公桌前擺弄著新作出來的軟件。

“軟件怎么樣?”

“還行,感覺定位比之前精準了一些。”楚知希笑道,“你呀,就是個強迫癥患者? 準確率沒必要弄這么高的。”

“把行業標準設定的高一些? 以后來的人要面對一個山一樣的門檻。”吳冕道,“急診患者情況已經平穩? 送去手術室做造影了。”

“我還以為你手癢? 要上手術呢 。”

“才不會。”吳冕道,“高主任他們作的很好? 我全程看了急診急救 ,還不錯。”

“呦?”楚知希有些詫異? “真的還不錯?我記得麻省總醫院的急診最怕看見你。每次你去都要罵人? 那面的護士大媽有一個都被你罵哭了。”

“他們……嘿!”吳冕搖了搖頭。

“對了,哥哥。”楚知希站起來,把位置讓給吳冕,“針對流行病的抵抗、治療能力排行下來了。”

“哦? 你怎么還關注這個。”

“珍妮發給我的。”楚知希說道? “她也參加了演習,據說評估數據慘不忍睹 。珍妮一直說,但愿不會發生任何事情。”

吳冕微笑,沒有說話 。

“美國排名第一,華夏排五十七。”

“他們的評估機構不靠譜。”吳冕道? “要是能靠譜,母豬都能上樹。幾年前選大統領的時候民調怎么說的?評估機構一同亂說? 我估計他們的數據模型……壓根就沒有。閉著眼睛 ,怎么說怎么是 。”

“你怎么知道?”

“總之呢? 他們高興就好。”

“哥哥,你還沒告訴我你怎么知道的。”

“各種評審委員會背后都有金主? 想知道靠不靠譜就先去看看基金是哪家的。福特基金、洛克菲勒基金? 只要看到這個名字我就覺得惡心。”吳冕道? “還有索羅斯基金什么的。”

“哥哥,你不覺得演習太湊巧了么?”楚知希問道 。

“肯定是別有用心。”吳冕皺眉說道,“從前我認為他們是故意惡心華夏,但現在回頭看不應該是這樣,總覺得他們要做什么。”

“不應該吧 ,我也被搞迷糊了。美國的生物工程水平的確很強,但絕對沒強到可以治療……”

“誰知道呢。”吳冕搖頭 ,鬼童“要是我想做點什么,肯定不會這么大張旗鼓的。可他們只是單純想要惡心一下咱們么?有什么意義?”

“你不說么,美帝想要制造業去其他國家,辦法有兩個。奧觀海同志聯系了好多年的TPP被建國同志給否定了 ,他們肯定在想別的辦法。”

“我就是隨口一說。”吳冕道,“體量大的他們擔心再培養出來一個對手,體量小的沒什么用 。不去想這些,咱們就是醫生 ,干應該干的事情。”

“我倒是覺得幾次演習后一旦有什么流感 ,他們的科研機構可以做假數據 ,借此打擊……但也不能啊,這不是把人當傻子么 。”楚知希完全想不懂這件事。

不僅是他,吳冕也想不懂。

想不懂的事情就不去想 ,這是吳冕做事的準則。

“晚上吃什么?”楚知希很隨意的問道。

“回家,媽說今天的魚很新鮮 。”吳冕道 ,“丫頭,看完之后提個意見么。”

“在我的文件夾里,你找一下么,都寫好了。”楚知希笑道。

吳冕知道這個我的文件夾和常規電腦上的我的文件夾不是一個,他把軟件最小化,桌面上有一個名字叫做“楚知希的小黑本”的文件夾 。

鼠標移動,點開文件夾,找到最新的文件,吳冕掃了一眼。

吳冕繼續忙著,和遠處夜以繼日的工人一樣努力。

……

……

鄧明像吳冕想的那樣,最近的日子過的很舒服 。

開門紅是必然的,一批廠房拔地而起,像是變魔術一樣 ,連鄧明都不敢相信。

他知道這是誰做的,有心思天天往劍協醫院跑,可是鄧明畢竟是新上任的區長,大事小情無數,根本忙不過來。

同學聚會也被推了三五次,今兒終于熬不住老同學們的盛情邀請,下班后自己開車去了飯店。

鄧明沒帶司機,他不想喝酒,一口酒都不想喝。

无码手机线免费观看l亚洲欧美国产综合l亚洲在线成人色色